我的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

股票 操盘 概念股 科创版 B股 个股 点评 分析 财经 评论 热点 理财 外汇 期货 知识 炒股 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大股东怎么剔除小股东 小股东起诉大股东条件

2021-06-11 09:29:31 热点

东晋时期葛洪撰写的《抱朴子·博喻》中有一句话“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意思是如果两人志趣相同,他们不会因为有山海阻隔而感到彼此距离很远;而追求不同的人,即使在身边也不会觉得亲近。

笔者认为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形容公司股东间的关系。股东间因志同道合而并肩前行,也因不相为谋而各奔东西。创业路注定就是艰辛而孤独的,残酷的竞争环境也在不断考验合伙人的能力、勇气和默契。

创业就像水中行舟,有人上船也有人下船,股东也会如此。怕就怕,创业期股东间你好我好,一旦对于经营方向、分钱、分利等事宜产生分歧,最后同室操戈,甚至鱼死网破。

与其这样,不如学学西方企业,来个先小人后君子;在创立初期就明确股东的权利义务、决策机制、权益分配、进入退出等各方面的合作规则,股东间自愿遵守规则,有序执行,大家相安无事。

根据管理学墨菲定律,只要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哪怕概率再小,都会真实发生。更何况股东分手,大小股东关系不可调和实属常见。

但是,如果有限公司大小股东确实理念不一,尿不到一壶,而且公司章程又没有约定股东退出的相关规则,协商不成且小股东拒不退出的情况下,大股东是否可以让小股东出局呢?

笔者认为要关注两个问题,第一大股东应该在站在有利于企业长期发展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充分协商为前提,而非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排除异己的动机不可取;第二,无论是采用何种方式,应当合法合规,否则容易扣上滥用股东权利侵害小股东权益的帽子,轻则恶化股东关系,重则面临法律诉讼承担赔偿责任。

1、强制要求股权处分

关于股东权利,《公司法》已有明确规定。关于股权转让,《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且其他股东拥有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的可对外转让。但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也就是说,对于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情况下,如果小股东不同意转让,大股东不能强制或禁止股权转让,这是公司股东自由意志的体现。

2、公司增资稀释小股东

那么,在不能直接要求小股东转让股权的情况下,大股东可能会想有没有办法通过增资的方式稀释小股东股权?

《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因此公司增加注册资本须经股东会决议方式作出,且属于重大决议事项,须经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对于拥有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而言,在股东会通过增资方案并不难,但是还要考虑的是小股东依然可以行使优先认购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也就是说新增注册资本时,小股东有权按照实缴出资比例认缴出资,除非章程另有约定。

这个过程中,还要关注的是,增资方案应该要合法、合理,首先就是增资的目的需要做合理解释。在公司资金充足,而且不需要重大资金投入的情况下进行股东增资,则增资存在滥用股东权的故意。其次,就是增资的价格,增资价格公不公允,有没有显著降低小股东所持股权价值。比如在小股东反对情况下,以低于净资产的价格进行增资。

此前,上海有一个关于股东权利损害赔偿案的判例,可以作为参考。

被告泰富公司于 1995 年 7 月 12 日设立,注册资本 2100 万元。

2004 年 8 月 30日,原告出资 315 万元,受让被告泰富公司 15% 的股权;被告泰富公司的另一股东为被告致达公司,占公司 85% 的股权。2005 年 11 月 29 日,经被告致达公司操纵和提议,被告泰富公司没有作财务审计和净资产评估的情况下,依据公司的原注册资本比例增资至 5000 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

(1) 被告泰富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召集的程序合法,其内容也是根据"资本多数决"的表决原则作出的。

(2) 两被告均未能对公司的增资决策作出合理解释。首先是被告泰富公司的增资决定,并未按照当时公司的净资产额进行,而是按照大大低于当时公司净资产额的公司注册资本进行增资,显著降低了泰富公司的小股东即本案原告所持股权的价值,侵害了原告的权益,造成了原告的损失。

其次,大股东凭借其控制的多数表决权对该决议的通过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且在实施股东会决议时未能客观、公正地对被告泰富公司的净资产进行必要的审计、评估,致使原告的股权价值蒙受了巨额损失。被告致达公司的行为属于滥用股东权利,违反了大股东对小股东的信义义务,故被告致达公司对原告因此所受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泰富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本文提到的,股东间确实协商不成的情况,大股东是否就无计可施?也不见得。

比如股东会通过增资方案,明确采用实缴方式,小股东因出资能力有限主动放弃优先认购权;或者重新注册公司,将原公司破产清算等。即便是这样,也只是事后补救措施。

总而言之,《公司法》赋予了股东诸多权利,包括股东会召集权、知情权、公司解散请求权、股东代位诉讼、优先认购权等等,不论持股比例,都应当有所了解。

另外,对于合伙创业应当重视合伙规则的确定,并通过投资协议、公司章程的方式予以固化,针对性地对重要事项进行特别约定,避免埋下隐患。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我的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